陕动西动漫,蓄势中期待杏彩总代爆发

导读:陕西动漫,蓄势中期待爆发  黄褐色的熟宣上,一匹用毛笔勾勒的白鹿轻盈地奔跑,嘴里叼着一只篮子。不远处,一棵婆娑的松树内,美丽的树精正跳着躁动的舞蹈。小鹿将篮子放到树下,就飘...

陕西动漫,蓄势中期待爆发

  黄褐色的熟宣上,一匹用毛笔勾勒的白鹿轻盈地奔跑,嘴里叼着一只篮子。不远处,一棵婆娑的松树内,美丽的树精正跳着躁动的舞蹈。小鹿将篮子放到树下,就飘然而去。旋即,一个白白胖胖的男婴爬了出来。树精停止了舞蹈,伸出细长的胳膊,将男孩揽在臂弯,脸上溢满了母性的光辉……

  在今年6月德国汉堡举行的第八届国际动漫大赛上,陕西飞鸟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制作的动画片《太阳神树》获得了大赛中国国家奖。  和欧洲动漫精湛的制作、搞笑的情节、优质的技术、熟稔的分镜头相比,这部充满飞天、壁画等中国元素的5分钟短片,虽然略显稚拙,但却如同一幅清新隽永的写意国画,将外国观众带进了中国,带进了奇异瑰丽的中国文化中。

  “是模仿国外,还是坚持原创?” 这曾经是长时间困扰“飞鸟”掌门人王裕民的一个命题,而今,在欧洲观众长时间的掌声中,他找到了答案:中国动漫只有坚守、传承、发扬自己博大精深的文化,才能独树一帜,走向世界。

  “在国际动漫舞台上,陕西动漫首次代表中国,吸引了世界的目光,赢得了肯定和尊重,让我们每个人都感到无比的欢欣鼓舞”,大赛中国代表团成员、陕西动漫产业平台管理中心副主任孙志红激动地说:“作为一个动漫产业并不发达的省份,此次获奖,让我们发展动漫文化创意产业的信心更足了!”

  动漫的春天,已经来临       碑林区,火炬路,陕西动漫产业平台。

  初秋的一天,当记者推开西安意果互动软件科技有限责任公司的大门时,一股青春的气息扑面而来。这个平均年龄仅有26岁的团队,正在进行一款《白蛇传》网络游戏的最后制作,马上就将在网上路演。

  意果是一个典型的大学生创业企业,由鲁信钰、王少立、赵毅三个年轻人创办,所有资金均为自筹。动漫游戏投入大、生产周期长,风险大,动辄都需上千万元的投入。仅凭一股子创业热情和少得可怜的资金,这3个初出茅庐的年轻人能成功吗?

  当人们为他们捏了一把汗的时候,意果却在默默地发展壮大。从2009年至今,公司已由十余人发展到四五十人,办公室也由原先的200平方米扩大到400平方米。

  尽管《白蛇传》还未上线,但已吸引了台湾的运营商前来代理,赚到了自己的“第一桶金”。

  就像一个小小神话,意果是我省动漫游戏产业发展的一个缩影。

  我国动漫及相关产业,年产值约为500亿元,是一个相当可观的低能耗、低污染的支撑绿色GDP的新兴产业。

  近两年内,随着全国游戏动漫产业发展形势的趋好,特别是国家鼓励和扶持原创民族文化特色产品以及国内市场的逐渐增大,一大批企业获得了前所未有的发展机遇。目前,我省初步形成了以游戏动漫产品原创研发、产品开发、美术加工、制作和运营等多门类的企业格局,一个游戏动漫产业集群化发展的雏形基本形成。

  我省的动漫产业90%集中在西安。其中,西安高新区利用其良好的产业发展环境和氛围,使动漫产业得到了较快发展,出现了沿唐延路两侧创意产业的聚集区,初步形成西安高新区动漫产业的聚集群体。

  截至目前,高新区动漫游戏企业数量达120余家,从业人员8000人。

  西安长风数字文化科技有限公司是高新区最具代表的动漫企业,其投资1000余万元建设的动漫公共技术平台被评为国家级动漫公共技术研发服务平台,得到了国家财政500万元的资金支持。目前,公司制作的3D儿童励志动画片《纳雷特》已完成了15集。

  西安高新区作为动漫企业聚集的园区,近年来为扶持动漫产业的快速发展,制定了一系列优惠政策,组建了专门机构,设立了专项扶持补贴资金,划拨了专供动漫游戏企业入住的楼群。

  步高新区后尘,2008年底,西安市碑林区委、区政府根据国家和省市政府的有关精神,决定把发展动漫产业作为转方式、调结构的重要产业来抓,在西安碑林科技产业园建立了陕西动漫产业平台。目前在这里投资发展的企业已有近50家,其中7家是外资企业,从业人员达2000余人。     人才缺乏成短板      陕西晶锐互娱网络技术有限公司负责人王建刚是一个地道的陕西人,2009年从深圳回西安创业时,还带来了深圳一家风险投资公司数千万元的风险资金。背靠“风投”这棵大树,晶锐“不差钱”。那么,它创业最大的困难是什

么呢?

  “是人才,综合性的人才。”王建刚急切地说道。

  晶锐的定位是囊括网络游戏策划、程序设计、美术、运营等于一体的大型网络游戏公司,各个环节都需要人才。

  按说,我省高校林立,人才资源丰富。据统计,80余所国立和民办高校中,西安美术学院、西北大学、陕西师范大学、西安理工大学等30余所都开设了动漫设计、影视艺术等相关专业课程。

  “学校的课本太陈旧了,四年下来,连企业普遍采用的动画制作软件都接触不到。”咸阳师范学院动画设计本科毕业生郭鸣说。由于学校课程设置和企业要求严重脱节,想找个工作“入行”特别难。为此,他再次入学,掏了1万多元的学费来到西安长风数字文化科技有限公司开办的动画学校学习。经过半年的培训,他掌握了整个动漫流程和项目要求规范及软件的制作、建模,今年3月份已顺利在长风公司入职。

  “在人才培养上,除了高校动漫专业与市场结合不紧密外,高校毕业生没有经过实际锻炼,缺乏经验,只能做加工和技术性的基础工作,也是造成陕西动漫人才短板的原因。”西安艺龙动画学院副院长姬咏说,陕西在动漫方面起步晚,缺少大企业。而这一行业中的人才,一定要经过在大企业中1-2款游戏研发的实践洗礼,才能真正入行。也就是说,必须经过3-6年的时间,才能培养一个可以统领项目,带领团队的高级人才。

  什么叫人才?姬咏举了个例子。他们与日本纳普龙动漫公司合作一个叫做《钢镚儿小子》的动画片。为了做好测试片,日本公司派来一个叫世川聪的专家。在20多天的时间里,他要把控好测试片的各个环节,确保每一幅画面都完美无缺。

  片子中,有一个“偷光”的情节:在一个仅靠蜡烛取亮的房间,光突然被“吸走了”。处理这个情节时,我们中方的制作人员忽略了光线吸走后屋内明暗的变化。于是世川聪要求重做。第二次拿到画稿,世川聪仍不满意,原来,制作人员将蜡烛和背景都处理暗了。最后,世川聪说,只需把背景变黑就行了,蜡烛不变,因为,背景越黑,明暗对比越强烈,才会更加显现出屋里光线的减少。

  “一个小小细节,不仅体现出了中日动漫理念的差距,更体现了动漫人才在经验上的差距。”姬咏说。

  西安高新区创意办主任池芳表示,现阶段,以陕西实际状况看,一定要加大对人才的培养和引进力度,才能真正聚集人才,提升区域整体创意水准,为推出好作品打下坚实基础。

  急需政府强力推动       今年,西安亿利达网络信息技术有限公司董事长张乐明参加了在杭州举行的第七届中国国际动漫节。和令人眼花缭乱的动漫产品相比,张乐明印象最为深刻的却是杭州市委副书记叶明。

  在动漫节举办的论坛会场入口,叶明早早就“恭候”在这里,和与会者一一握手并递上自己的名片。让张乐明不敢相信的是,名片上,竟还有这位市委副书记的手机号。得知张乐明是浙江老乡后,叶明还亲切地说: “有什么事,可以随时找我。”

  “杭州的动漫企业短短几年就发展到两百多家,产量全国第一,网商竞争力排名全国第一,这和杭州市委、市政府打造全国创意中心的决心分不开。”张乐明深有感触地说。

  据西安高新区创意办主任池芳介绍,目前,全国各地纷纷出台鼓励动漫产业发展的扶持政策,许多省市政府拿出扶持资金鼓励动漫企业发展。反观我省,对动漫产业不可谓不重视。早在2006年12月,就制定出台了《鼓励和推动我省动漫产业发展实施意见》,并建立了由12个厅局及相关部门组成的扶持动漫产业发展联席会议制度,同时还专门在省文化厅设立了联席会议办公室。可是时至今日,从省一级的政策层面来说,还没有一个实质性的优惠政策出台。以《实施意见》中说到的加强财税扶持力度、对企业贷款贴息等,现在还没有一家动漫企业能享受到,甚至连动漫企业到银行贷款,也是壁垒重重,大多数企业只有靠自筹资金苦苦支撑。

  省文化厅文化市场处副处长苏琳无奈地说:“缺乏完善有效的配套政策,无专项资金扶持是制约我省动漫产业发展的一个重要瓶颈。”  为此,业内人士强烈呼吁,建议省政府切实加强对动漫产业发展的指导和扶持,抓紧研究制定加快发展动漫游戏产业的具体政策和措施,包括市场准入、作品原创、市场开拓、税收优惠、技术攻关、融资渠道、公共服务平台建设等。 制定我省原创动画作品播出补贴奖励办法,认真落实各项优惠政策,使企业真正感受到优惠,真正获得利益。

  陕西动漫剑指何方      据统计,2008年全国原创动画电视片十大城市中,西安以4564分钟产量排在第9位,但在2009年,西安已离开前10大城市。2010年,仍然徘徊不前。

  拼动画产量,显然西安不占优势。那么未来西安、陕西动漫发展的路在何方?

  “原创,一定要走原创。”西安美术学院设计系副教授黄向东肯定地说。

  与《太阳神树》一样,黄向东在德国汉堡举行的第八届国际动漫大赛上,同样收获了喜悦。

  受大赛邀请,黄向东带着自己和学生创作的《仰韶印象》等3部动漫短片在大赛专业论坛上做了《让历史“动”起来》的精彩发言。

  “伴着悠悠的孤音逸韵,陶器上的大鲵将人们带到了6000年前的玄黄世界,人面鱼纹的神秘微笑,还有狩猎、捕鱼、播种、祭祀……,这一切,外国观众不仅看懂了,还报以长时间的热烈掌声。”说起当时的场景,黄向东仍然十分激动。

  最令他意想不到的是,论坛安排的另一位演讲嘉宾,竟是《功夫熊猫》的动画指导鲁道夫。

  作为中国西部省份一个普通的动漫教育者,之所以能和全球动漫大师站在同一个讲台上,靠的是什么?显然,玩制作、拼投入、比煊技、搞营销,我们只能永远跟在欧美国家后面,而能和他们平起平坐的,就是我们中国几千年的文化。

  黄向东说,今年《功夫熊猫2》热卷全球,在我国更是赚得盆满钵溢。有人说,该片是老美对中国的一种“文化侵略”。好莱坞把中国的符号拿去了,还用“你的符号继续征服你。”

  对此,和鲁道夫“同台过招”的黄向东有着不同的看法。“功夫,是中国的;熊猫是也是中国的。那么,《功夫熊猫》在全球的热映说明什么?只能说明,我们的中国元素、中国文化,正被世界上越来越多的国家和人民认同,越来越受欢迎。”说鲁道夫的《功夫熊猫》是“文化侵略”,不如说,他是向世界传播中国文化的友好使者。而我们中国的动漫创作者,却没有意识到这一世界潮流,没有抓住这一大好时机,将自己的文化用世界性的动漫语言展示出来。如果一种文化,仅仅是锁在深闺中,孤芳自赏,自我陶醉,是没有生命力的。为此,我们要理性客观地看待《功夫熊猫》,要靠近它、接受它、消化它、超过它。

  陕西动漫未来之路如何走?黄向东承认,陕西的动漫一定不能着急,不能盲目地建基地、讲数量,要静下心来,研究国人的生活方式和心理需求、观赏习惯,要结合我们陕西丰富的历史文化,要用“世界语言”,从人本的角度挖掘人的内在需求,揭示人性真、善、美的一面,做出真正被国人、被世界所喜欢的精品。

本文由: 杏彩总代 http://zhanzw.com ,发布了解更多请点击链接。